ArtoriaSaya

°シ瞧灬有怪兽:

剧情歌《眉间雪》
三个糙汉一个软妹组出品
策划:忌廉
统筹:清舆
文案:碗了个碗
编剧:忌廉、碗了个碗

原曲:生命树
填词:陆菱纱
唱:晴愔
歌曲后期:繁华大道
剧情后期:凌檬
海报:大梦不醒空一筋
剧情对白:
师傅——七濑薰
徒弟——石困困(正太)
——朱雀橙(少年)
——凤三(青年)

徒弟的徒弟……萧默歌

==============================

剧情歌《眉间雪》
三个糙汉一个软妹组出品

文案:碗了个碗
编剧:忌廉、碗了个碗

原曲:生命树
填词:陆菱纱


文案:
彼时年少不知事 牵着师父的袖子 就天不怕地不怕
后来鲜衣怒马少年意气 不懂她可有可无的陪伴有何意义
然而江湖如潮 
终于携手同去 策马独归

恍然想起那一年她在窗前仰头任雪花落满眉目
等着他抬袖去拂

所谓的江湖路
不过是她撑着伞 走向年幼的他
道一句 初心莫负

剧情歌:
师父:俯首作辑谢师恩,呐,我喝了你的茶,就是你师父了。江湖险恶,咱们师徒一心,同去同归。 
徒弟(正太):嗯。
师父:我先去给你买包包和糖葫芦,你等着我!怎么了?一个人害怕?
徒弟(正太):才没有!
师父:那你为何拽着我的衣角?
徒弟(正太):我……
师父:不怕,师父跟着你。

是不是,每种感情都不容沉溺放肆,
交心淡如君子;
只道是,那些无关风花雪月的相思,
说来几人能知?

徒弟(少年):都跟你说别跟着我了,你怎么还跟着!
师父:……
徒弟(少年):干嘛不说话!
师父:你不是嫌我吵么?
徒弟(少年):我……不是那个意思。
师父:马上就要出师了,我给你准备了新衣裳, 你试试?
徒弟(少年):你做的衣服太丑了,穿着这么丑的衣服我怎么名扬天下?
师父:【直接把糖葫芦塞他嘴里】
徒弟(少年):唔……呸,都跟你说了我不吃糖葫芦

院内冬初,昔年与你栽的桃树,
叶落早做尘土;
新雪来时,又将陈酒埋了几壶,
盼你归来后对酌。

【二人站在河边看风景,流水潺潺】
徒弟(少年):喂,你一直在这,都没去过别处,是不是在等着谁?
师父: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
徒弟(少年):你一个人这么久,就没想过去别的地方看看?
师父:我……

穿过落雁修竹,看过月升日暮,
你说有一日总会名扬天下实现你抱负;
那时低头替你剑穗缠着新流苏,
心愿未听清楚。

还挂着流苏,是否应该满足?
也为你缝好冬衣寄去书信一两句叮嘱;
该庆幸至远至疏你我还未至陌路,
是时光从来残酷。

最害怕,酒肆闲谈时候听见你名字,
语气七分熟识;
回过神,笑问何方大侠姓名竟不知,
笑容有多讽刺。

【师徒插旗PK】
徒弟(青年):你又输了。
师父:知道了知道了,徒弟还是长大了啊。
徒弟(青年):这下你不用一直跟在我后面,担心我被人欺负了吧。
师父:你这身新衣服不错呀,看起来像名扬天下那么回事儿。
徒弟(青年):师傅,你的亲友呢?
师父:这是你的小马驹吗?挺帅的嘛!你记得要每天刷洗,这样它长大了毛色会——
徒弟(青年):这些我知道。
师父:对了!我这还有些上好的马草!
徒弟(青年):不用了,我都有。

斟酒独酌,细雪纷纷覆上眉目,
清寒已然入骨。
还忆最初,有你扯过衣袖轻拂,
笑说雪融似泪珠。

曾经相伴相护,说着“初心不负”,
想起某一日陪你策马同游闹市中漫步,
那时正逢扬州三月桃花铺满路,
神情难免恍惚。

江湖的尽头,是否只剩孤独?
都怪我玲珑心思执念太过以尘网自缚,
前方太辽阔若问此去应去向何处,
把来路当做归途。

桃树下,那年落雪为你唱一段乐府,
信了“人不如故”;
只如今,茫茫大雪之中等着谁回顾,
明知无人回顾。

谁能初心不负?
徒弟的徒弟:师傅,你在等谁?
徒弟(青年):我谁也没等。谁也不会来。
徒弟的徒弟:你一个人,就没想过去别的地方看看?
徒弟(青年):我……
【闪回】
徒弟(少年):你一个人这么久,就没想过去别的地方看看?
师傅:我怕我一转身,连你也不见了。
【闪回结束】
师傅:看,下雪了【回忆】
徒弟的徒弟:看,下雪了【现实】

```````````````````````````````````````````````````````````````````````````
翻唱请注明出处 @三个糙汉一个软妹组 出品


我擦~一直听人家说这首歌,就是没听过真音,今天维护来听了一次~天,哭的冲动啊,要不要那么美。

一段陪伴的故事啊。让我去哭会。

评论

热度(2)

  1. ArtoriaSaya°シ瞧灬有怪兽 转载了此音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