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toriaSaya

花萝师父和花哥徒弟的日常(没想好题目系列)

翎音千:

【君山点青桃花硕,净月三生树下火。】(上)


丐哥x喵萝的BG向故事,注意避雷_(:з」∠)_


陆空玥醒来的时候满鼻腔里还满是水草和鱼的腥味,咳嗽了两声后立马一个起身坐起来,整个人正迷迷糊糊的冷不丁就撞上了另一个同样柔软的物体蓬的一声又差点晕了回去。


“哎哟喂。”物体捂着被撞到的地方惨叫了一声。


听见人声,陆空玥刷的一下跳了起来伸手就摸背后的刀,来中原之前师姐提醒过她中原水深,个个心怀鬼胎,一个不留神就被迷了拖去煮了吃。她现在失去意识这么久,也不知道有没有少块肉。


只可惜在她意识到自己的双刀早已经不在背后了之前,就被另一只不知道从哪伸来的大手捏住了肩膀一个转身按回了床榻上。


“这明教的小弟子,身子骨没长开劲还挺大。”


这是陆空玥在次昏迷之前听到的最后一句话。


“所以说,我叫栀月,是万花门下弟子。”刚刚受到了猛烈撞击的“物体”一只手拿着凉水巾敷着额头,看着面前还一脸警惕但是迫于没有武器乖乖跪坐在床榻上的人。“旁边这个——就是刚刚按住你的家伙……嘛,就叫他阿橘好了。”


一旁端着凉水盆站着的男子腾不出手,点点头就当打了个招呼。


陆空玥还是不说话,万花她听说过,确实是名门正派,悬壶救济世间,只是人心难测,谁知道这两个在她眼里可疑死了的家伙是不是说谎骗她的。


“诶,我说你别不说话啊。”阿橘把凉水盆放到架子上挠挠头问道:“我说师父,你是不是刚刚施针扎错哪了把人家给扎哑了。”


“住……住嘴!为师的针法那是能出错的吗?”栀月伸出手在陆空玥面前晃了晃:“喂你快说话呀,你为什么会在城河里飘着啊,我看你跟我年纪相仿,别想不开啊。”


陆空玥一愣,抬头望着面前两个人道:“我……飘着?”


“是啊,阿橘用力的点了下头补充道:“还穿的花花绿绿的一开始还以为是哪家裁缝乱扔的边角料……”


栀月看着小明教越涨越红的小脸胳膊肘用力撞了一下阿橘,后者一张碎碎念着当时你也这么说嘛无辜的看着她。


“…………刀呢?”陆空玥决定不回应这两个奇怪的中原人,自己还有要紧的事拿了刀赶紧走才是上策。


“唉你别急啊,刀在那边桌上呢没丢。”栀月一脸仗义的拍了拍她的肩膀说:“哎呀,有什么困难就说出来嘛,看你挺狼狈的,该不会是被追债的缠上了吧。”


“……没。”


“那你怎么会在河里?”


“不关……”


“该不会是想吃鱼所以……”


“才不……”


“师父我是听说明教人为吃鱼不要命原来是真的啊。”


“不是!!!!!”


陆空玥怒视着被她一声吼镇住的师徒两人:“追杀,掉下去的。”


“然后呢?”一脸原来如此的阿橘饶有兴致的追问。“不识水性溺水了?”


明教小弟子闻言脸又一红:“不是,躲着,睡……睡……”


“睡着了?”


“……恩。“


“………………”


“………………”


“…………徒弟你看,喜欢吃鱼的,就是不一样。”


半个时辰之后陆空玥深刻感觉到什么叫悔不当初,自从她回答了这两个中原人上一个问题之后他们就像打开了话匣子,一个一个问题接连不断。她本就话不多,迫于武器被夺的胁迫状态——她觉得这大概就是蛋蛋说的性命之忧。


“你为什么会被人追杀啊?”栀月问。


“要救……人。”


“救谁?”


“……蛋蛋。”


“…………听起来像谷里大白鹅的名字。”阿橘说完就收到了来自两个小姑娘的眼刀。


“你知道他在哪吗?”


“……城……城北。”


阿橘倒吸一口凉气道:“那不是大狱吗?那人是干了什么……”


陆空玥闻言抓了抓膝盖上的麻布料,小嘴抿的紧紧地,整个人都露出一种紧张的意味来。


“……不知道。”良久才憋出这么一句。“他是好人。”


“那怎么会被抓进去?”


“得罪,天策府的人。”


“不是吧,天策的人怎么可能……”


栀月一个手肘打断阿橘的疑问,背过头做了个静音的手势又换成一脸担忧的表情望向床上更担忧的小明教。


陆空玥眉头更紧,早听说中原天策府凶残,偌大的城道连个小摊子都不许摆,又称是东都狼,虽然蛋蛋混蛋的紧,但总不能落在那群家伙手里等死——当然会死完全是她的个人想象。


蛋蛋皮糙肉厚被打倒是不怕,就怕那群家伙不给他酒喝。蛋蛋没酒喝的样子她是见过,越是想下去就越是心里发虚。


栀月看她黑了脸也是一急,连忙安抚道:“别怕别怕,我们会帮你的。”


阿橘立马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看着自家师父。


栀月也知道自己嘴太快无奈的撇了撇嘴问:“他真的什么坏事都没干过吗?”


“蛋蛋只会,喝酒,偷吃,睡觉的,”陆空玥急切的看着面前的两人,生怕不信又补充道:“这次,是为了帮我买,那个小鼓……没回来……”


“别慌别慌,”栀月听罢突然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伸手拍拍自己胸脯道:“我们师徒两在江湖打滚摸爬这么多年,救个人之类的事情小意思,今夜子时,就陪你去一探城南大狱吧!那地方我走的跟自家前院一样!”


“明教小弟子抱歉啊我家师父今天没吃药。”阿橘一只手挡着自家师父打过来的拳头,偏着头笑着对小明教解释道:“不过我们说会帮你就一定会,今夜子时,城南救人。”


TBC



评论

热度(5)

  1. ArtoriaSaya翎音千 转载了此文字